来源:财联社

  来源:财联社

  来源:财联社

  记者 刘阳

  在5月22日盘后发布控股股东拟转让所持公司15.24%股份的公告后,谁将成为华菱星马(600375.SH)的实控人,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吉利确实和华菱星马接触过,但现在还没有结果。”5月26日,有吉利商用车内部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证实了有关传闻。

  “除了吉利,一汽(指一汽凌源)也有意向。”同日,华菱星马董秘办工作人员透露称,“目前还没有接到控股股东的明确通知,控股股东更看重企业(受让方)实力。”

  按照华菱星马的公告,此次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时间为10个交易日,即5月25日至6月5日。在业内人士看来,体量更大、综合势力更强的吉利集团,或将成为最后的“接盘人”。

  二次挂牌“精准定向”

  华菱星马于5月22日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星马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华神建材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转让所持公司856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24%。若本次公开征集转让完成,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这次整体转让股权,也是为了企业更好地发展。”在中国流通协会商用车商会秘书长钟渭平看来,全国商用车排名前十的华菱星马是一份“优质资产”。

  事实上,这已是华菱星马方面第二次对股权进行转让。2017年6月1日,华菱星马发布公告,拟转让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公开征集受让方。

  在该公告发出后的2017年6月26日,实控人星马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华神建材与恒天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将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作价约6.5亿元全部转让给恒天集团,转让完成后,恒天集团也将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控人。

  然而,在上述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四个月后的10月26日,华菱星马实控人与恒天集团签署了《关于华菱星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终止协议》。华菱星马的第一次股权转让最终以失败告终。

  “公司认为目前推进重组条件尚不成熟,从保护公司全体股东及公司利益的角度出发,经审慎研究,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彼时,华菱星马管理层向投资者出给了“重组终止”的说明,并表示,“未来公司是否涉及重组事项,公司将及时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

  距上次重组失败近三年,华菱星马近期再次发布了重组公告。对比相隔三年的两份公告,不难发现此次公告对受让方提出了更为严苛、也更为“精准”的条件——拟受让方或其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企业集团须具有乘用车和商用车生产资质;在财务条件方面,拟受让方或其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企业集团 2019 年度经审计的合并报表总资产应不少于人民币 (下同)2000 亿元,净资产应不少于500 亿元;最近三年连续盈利,经审计的合并报表每年利润总额不少于 50 亿元,2019 年度经审计的合并报表营业总收入不少于人2000 亿元。并且,此次股权转让的公开征集时间仅为10个交易日。

  “拟受让方2000亿元门槛,还需要有乘用车、商用车双资质,这样的条件本来就没有几家合格。”在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田永秋看来,设置了如此严苛的条件,拟受让方只能是一汽、东风、吉利等大型汽车控股集团。

  吉利、一汽凌源二选一?

  在华菱星马发布重组公告后,业界便有“一汽凌源或吉利将接盘”的消息传出。

  “一汽(凌源)和吉利确实都有意向。”前述华菱星马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挂牌结束后并不会马上公布受让方,还需要控股股东对意向受让方进行尽职调查和审计、评估等工作,“待上述流程全部完成后,控股股东才会给我们发函确认。”

  公开资料显示,一汽凌源的前身为辽宁省凌河汽车制造厂,1993年11月,凌河汽车制造厂与一汽集团合资,更名为一汽凌源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产品涵盖皮卡、轻卡、中重卡。2013年,主营业务为空压机的上海飞和集团投资重组了一汽凌源,其中,上海飞和持股95%,为公司实控人;一汽资产经营管理公司持股5%,仅为财务投资者。

  让业界做出一汽凌源将接手华菱星马判断的,是华菱星马所在地地方政府领导对一汽凌源的一次造访。

  据马鞍山市政府官网,2019年2月19日,时任马鞍山市市长的左俊在上海拜会了中化国际总经理刘红生和一汽凌源总裁郑和通,就推进新能源产业、汽车装备制造产业合作等开展深入对接。

  “一汽凌源的体量太小了。”对于一汽凌源接手的可能性,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拟受让方已经锁定,现在是在走流程而已,否则也不会公告。”

  不仅如此,另有业内人士认为,一汽凌源的另一股东一汽方面也不会同意这笔交易。“一汽刚刚完成了商用车和轿车资产的置换,并通过转让一汽夏利彻底解决了同业竞争问题,以尽快完成整体上市。”

  在排除一汽凌源后,此次华菱星马另一潜在受让方吉利集团浮出了水面。

  “吉利确实和华菱星马有过接触,但现在还没有结果。”有吉利商用车内部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随后,这一说法得到了吉利集团高层的证实。

  财联社此前发布的“吉利四大商用车基地同步推进 未来有望出口欧洲市场”报道,表明了吉利在商用车领域的“野心”,而此番与华菱星马的接触,则可以视为其进一步壮大商用车业务、增强融资能力的动作。

  “吉利在商用车方面进行了很多储备,也挖走了很多人才。如果这次把华菱星马收入囊中,那就是双赢。”钟渭平表示,如果一家车企在商用车领域存在短板,就无法成为全球主流车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菲华平台登录-